Tuesday, February 13, 2007















顯微鏡裡


侯祿布

這裡也有夢中風景﹐
月球般的﹐荒涼寂寞。
這裡也有芸芸眾生﹐
土地的耕作者。
還有細胞﹐那些戰士們
捐棄了它們生命
只為了一首歌。

這裡也有墳場﹐
名望與雪花。
而我聽到了低語﹐
廣闊地之反抗。

王寶貫/譯

2 Comments:

Blogger 瑞紅 said...

這詩真好

想起小時候在學校第一次看顯微鏡
看的是自己的牙垢(喔 當時覺得很怪 如今覺得那老師真有詩意)
我一看 如穿梭墜落另一個世界
內心震顫不已
才知道"看"這回事學問可大

這位詩人是心靈的運動健將
一下子放到極大
一下子又縮到極小
大中有小
小中見大
整體就是碎片
碎片就是整體


此刻在台南過大年夜
三合院的天空星光燦爛

敬祝新春歡喜

8:55 AM  
Blogger Pao K. Wang said...

他的詩的確蠻有深度
至少他指出了
除了風花雪月之外
科學研究也可以是
詩人馳騁想像力的天地

記得已故物理學家費曼曾經說過
詩人們吟詠丘比特(木星之神話名)
好像它是一個真的人物
可是如果知道
丘比特其實是一團碩大的氫氦甲烷氣體
難道詩人就應該沉默嗎﹖

1:03 PM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