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6, 2007














阿碰的夢


侯祿布

我要溜到台前﹐小心地
別纏亂了頂蓬上牽我
的繩子﹐
我要晃動我身上的玲噹(愉快地)﹐
扔掉我的帽子
在傀儡師回過神來之前
我要用我自己的聲音講話﹐
你知道﹐
我自己的聲音﹐
從我自己頭裡發出來的﹐
是最初的也是最後的一次﹐
因為過後他們會把我放回箱子裡﹐
用綿紙包起。
我要講出我一直想講的
從我這木頭有生以來的。

我要講出來﹐不管聽起來多可笑
我那小小聲音﹐多令人尷尬的嘰叫﹐
我要講出最重大的﹐最要緊的東西﹐
我要講我的講辭。。。

也許有人會聽到。
也許有人會作筆記。
也許他們不會笑。
也許它會在孩子們中滋長
讓大人們懊惱。
也許它會改變了佈景的顏色。
也許它會驚動了紙版和強光燈的影子。也許它會
改變了相對論的定律。

我要說---嗨﹐孩子們﹐你們真是一群很棒的傢伙﹐
來跟你們的老友阿碰說哈囉﹗

王寶貫/譯

阿碰(Punch)是一個木偶傀儡﹐傀儡當然不會自己講話自己思考。
侯祿布卻藉 用傀儡口吻﹐來說出許多被迫作傀儡的人心中想要說的話。
在沒有自由的情況下﹐ 即使微小到只想要說聲『哈囉』的願望也不可得。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