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7, 2007


半身刺蝟

侯祿布


那後半身被碾過﹐

剩下刺蝟身形的

頭部和胸腔以及前肢。


一聲尖叫來自被梗開的

顎。無聲的尖叫

更恐怖過連黑天鵝都

浮成肚皮朝天的

洪水之後的寂靜。


而就算有刺蝟醫生

可以從空樹幹裡或山毛櫸的

葉子下被請出來﹐這對E12公路上

的僅存半身也沒有希望。


奉邏輯之名﹐

奉痛楚理論之名﹐

奉刺蝟的聖父﹑聖子﹑聖靈

之名阿門﹐

奉游戲和未成熟的覆盆子之名﹐

奉愛的翻滾溪流之名

那永遠變異又永遠血腥的﹐

奉過長了墮掉胚胎之頭

的樹根之名﹐

奉魔鬼樣的美麗之名﹐

奉形似人類的皮膚之名﹐

奉所有的半身

雙螺旋﹐嘌呤

和嘧啶之名


我們嘗試用前輪

碾過那刺蝟的頭。


有如導引一具登月模組

從一段行星的遠距離﹐

從一個被缺了一兩個音節之睡眠

所糾纏的控制中心。


而任務失敗。我跳出來

找到了一塊大石頭。

半身刺蝟繼續在尖叫。而現在

尖叫化成了演講﹐


是咱們的墓穴

所準備了的﹕

於是死亡終於到來而你會親眼看到。


王寶貫/譯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