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30, 2007


查理曼的簡短省思
侯祿布

在大門外
掛有一口鐘。查理曼﹐矮子丕平的兒子﹐
叫人掛在那裡。那些蒙受冤枉的人
敲那口鐘而查理曼就會中斷他的皇家事務﹐
立即接見他們﹐傾聽他們﹐做出公正的判決。
這是公元800年時。

今年鐘響了。
在雨中﹐是
滂沱大雨而不是霏霏細雨
已經持續下了一千一百年﹐
一個濕到皮裡﹐淋透了的﹐像隻落水的老鼠﹐
穿了件傻瓜彩衣的是
站在那裡的查理曼。

用很破的法蘭克語﹐他急切地要求
來聽他訴冤。

王寶貫/譯

查理曼的神聖羅馬帝國被西方史學家評為『既不神聖﹐也不羅馬』﹐
教皇為得到
他的軍力擁護﹐硬把皇冠套到他頭上。查理曼當然不是
羅馬人﹐而是法蘭克人(源
于萊茵河下游的日耳曼部族)。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