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1, 2008




病理學

侯祿布


這裡在主的胸懷中安息著

乞丐們的舌頭,

將軍們的肺

告密者的眼珠,

烈士們的皮膚,


在顯微透鏡的

主宰之下。


我翻閲了肝臟的舊約期切片,

在腦的白色紀念碑裏我讀了

衰老退化之

象形文


看哪,基督徒們,

天堂,地獄,和極樂世界

在瓶子裏。

而沒有哀泣,

甚至沒有一聲嘆息。

只有灰塵在呻吟。

愚蠢就是被

毛細管綳壞了

的歷史。


平頭式的愚蠢。兄弟會式的愚蠢。


而從凡人受苦的三色旗中

日復一日

我們抽取出

智慧之綫索


王寳貫譯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