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08, 2007

快樂之歌

侯祿布


你真愛了

只有當你白白愛了之後。


再試一管電探針

當前面十次都失敗時﹐

用兩百隻兔子

當一百隻已經死去時﹕

只有這樣才算科學。


你問那秘密﹐

它只有一個名字﹕

再來一次。


在最後

一隻狗會把它的水中倒影

啣在它的顎裡﹐

人們會以大頭針穿釘新月﹐

我愛你。


有如女身雕柱

我們高舉的手臂

撐住了時間的花崗岩之重荷


而被打敗了

我們將永遠獲勝。



王寶貫/譯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