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3, 2008



雲影天光任徘徊

王寳貫

《看雲趣》推薦序

http://www.ylib.com/search/int_show.asp?BookNo=PS026

2005年春天,我正應《經典雜誌》之邀在撰寫一篇有關雲的文章,一時心血來潮,想道這年頭一大堆賞東賞西的協會,卻似乎就沒有賞雲的,於是寫下如下一段:

台灣不只是多雲而已﹐島上還有東亞罕有的數百座萬呎高峰聳峙﹐複雜的地形使得雲的姿態千奇百怪﹐瞬息萬變﹐令有心賞雲的人嘆為觀止。這年頭各式各樣的賞 『物』同好會似乎頗為流行﹐賞鳥﹑賞狗﹑賞馬﹑賞花﹑賞樹﹑賞石頭等等所在多有。要是要選個賞雲的地點﹐台灣絕對會入選前幾名。

那篇文章寫好後即用電郵送出(此文後來刊登於《經典雜誌》93期,標題為〈坐看雲起時〉)。誰知道天下事就有這樣湊巧,隔天就收到台大大氣科學系林博雄教授的電郵,特來告知不久之前有個英國人成立了一個【賞雲學會】。博雄也是個雲迷,曾經寫過一本書《賞雲》(行政院農委會出版),他又是個觀測專家,像雲這種天上最顯眼的東西自然是包括在他的「雷達」掃描範圍之内,所以他會注意這種消息是意料之中,倒是真有人不憚其煩成立賞雲的學會才真令人有些意外。

知道了這個【賞雲學會】的消息之後,我當然就立刻連接到那網頁去看看,果然那裏就有一堆讓你眼花繚亂看不完的奇雲妙靄照片,讓雲迷們大快朵頤。

而這個【賞雲學會】的發起人就是本書的作者,普瑞特-平尼。

賞雲,如同賞其他的東西一樣,有人只是淺嚐輒止,有人則非深究一番不可。淺嚐令人輕鬆愉快,而深究卻能使你獲得額外的妙趣,真如俗語所說:「會看的看門道,不會看的看熱鬧」,假如你對雲的興趣已經超過看熱鬧的階段,那麽本書就是指引你深入門檻的一本好嚮導。

這本書把一般在普通氣象學上提到的一些重要的雲狀,像卷雲、積雲、層雲以及這些雲在不同高度的雲種雲屬和它們代表的天氣狀況,用詼諧幽默(有時簡直是滑稽突梯)的語氣一一詳細解釋,光看這些解釋法,你就知道本書作者是個妙人兒。因此這書讀來絕對不會枯燥無味,可以讓你在愉快的心情下了解一些雲的科學事實。

然而既然叫【賞雲學會】,當然不能只談科學,總要來點賞心悅目的調味料才不至於令人望而生畏,所以這本書並不止在談雲的科學事實而已,它還包括了許多雲的趣事、典故及神話。作者是英國人,他提的自然絕大多數都是西方的(偶爾有一兩則東方的)。東方人賞雲的態度如何呢?

東方的山水畫家們大概是古代賞雲人裏面最熱心的一群了,因爲把雲的舒卷百態寫得最淋漓盡致的就是他們。宋代著名山水畫家郭熙在他的大作《林泉高致》中就提到了四季的雲可以作爲畫題的項目:『春雲如白鶴』『夏雲多奇峰』『秋雲下隴』『冬有寒雲欲雪』。比他稍後的韓拙(11世紀宋徽宗時代人)把這些在他著的《山水純全集》裏大加發揮:

  夫通山川之氣,以雲為總也。雲出於深谷納於愚夷。弇曰:揜空渺渺,無拘昇之。晴霽則顯其四時之氣,散之隂晦則逐其四時之象。故春雲如白鶴,其體閒逸和 而舒暢也。夏雲如竒峰,其勢隂鬱濃淡靉靆而無定也。秋雲如輕浪飄零,或若兜羅之狀廓静而清明。冬雲澄墨慘翳,示其玄溟之色昏寒而深重。此晴雲四時之象。春 隂則雲氣淡蕩,夏隂則雲氣突黒,秋隂則雲氣輕浮,冬隂則雲氣慘淡。此隂雲四時之氣也。然雲之體聚散不一,輕而為煙,重而為霧。浮而為靄,聚而為氣。其有山 嵐之氣,煙之輕者雲,捲而霞舒,雲者乃氣之所聚也。…(中略)…凡雲霞烟霧靄之氣為嵐光,山色遙岑逺樹之彩也。善繪於此,則得四時之真氣, 造化之妙理。故不可逆其嵐光,當順其物理也。

這裡韓拙想要用一些物理概念來解釋四季雲霧煙嵐霞靄等等現象,而且在最後總結說:『故不可逆其嵐光,當順其物理也。』的確是很正確的態度,要是那時候有【賞雲學會】的話,我一定大力支持他擔任會長之位。可惜他那個時代科學並不發達,所以他的解釋也頗爲含糊籠統,流於想當然耳。現在這本書則完全是以現代科學闡釋雲霧的變化,其進步又不可以道里計了。

不過説來奇怪,這些雲煙百態的敍述雖已有千年之久,東方山水畫家們對畫雲卻並不怎麽熱心。對他們而言,山和水是主題,雲煙則只是圖中的裝飾品,因此很難得在古典山水畫裏看到真的繪出像韓拙講得那麽活靈活現的雲。至於西方古代繪畫則連山水風景也不流行,絕大多數是宗教人物畫,雲也從來不是主題,只是在畫上遠處空中塗上幾朵小雲點綴點綴。真正對天光雲影的欣賞分析和描繪認真起來是19世紀的印象派畫家如蒙内(Claude Monet)﹑席斯里(Alfred Sisley)或皮薩羅(Camille Pissarro)等人的大力提倡之後了。

雲的趣事和典故在咱們文化中還多少有一些,而雲的神話則似乎頗感缺乏。漢文化中神話本來就不多,就有也多半是屬於『奇聞軼事』之類,專供茶餘酒後聊天之用,而罕有像小飛俠、白雪公主或青蛙王子等適合小朋友們自小就可以想像而徜徉其中的神話故事,這不能不說是一大缺憾。古代詩人中比較有神話想像力的只有屈原、李白、李賀、韓愈等少數幾位,其中屈原的《九歌-雲中君》可能是專門歌頌雲神詩篇中的唯一傑作:

浴蘭湯兮沐芳,華采衣兮若英。
靈連蜷兮既留,爛昭昭兮未央。
蹇將憺兮壽宮,與日月兮齊光。
龍駕兮帝服,聊翱遊兮周章。
靈皇皇兮既降,猋遠舉兮雲中。
覽冀州兮有餘,橫四海兮焉窮。
思夫君兮太息,極勞心兮忡忡。

許多人可能認爲神話沒有啥用途,那真是大錯特錯。想像力是許多學問進步的基礎,尤其是和創造發明有關的學問(例如科學),而從小讀些神話故事正好能夠刺激想像力的發展,使得大腦可以突破藩籬,自由自在地在靈感的天中翺翔。缺乏想像力的人也許能夠成爲熟練的『級人士,但要成爲開創級的大師恐怕就很難了。這本書則提到了不少有關雲的神話,正好多少可以彌補這個缺憾。

而本書最於我心有慼慼焉的一句話是:『雲是屬於夢想家的看著天上白雲輕靈飄逸,又自由自在千變萬化,你早就化身和雲兒一齊去『聊翱遊兮周章』了,哪還有一絲兒煩惱?

本書的譯者黃靜雅是大氣科學系的本科畢業生,是翻譯這本書的絕佳人選。在看到這譯本之前,我只知道靜雅很敬業又很有才氣,寫過不少親切清新又鄉土氣息濃郁的台語歌。殊不料她的文筆也十分流暢,讀來竟不覺得是翻譯的文章,這可是翻譯文學頗高的境界了,我因而十分樂意把本書推薦給任何對雲有興趣的人士。

王寳貫

2008年1月於麥迪遜威斯康辛大學

2 Comments:

Anonymous 牧羊神 said...

我這"牧羊神"不吹笛,倒是彈琴

牧羊神是我做太陽星座的圖騰
午後因為年過四十
借了德布西的曲名
因為這午後風光旖旎, 心情怡然自得
寫自己的心境囉

我很好奇, 何以您的國學常識和詩詞歌賦這麼豐富?
看到這篇推薦序
我又蠢蠢欲動了
打算等一下再上博客來

我訂的正是洞察和微塵大千
不過要等到六月返台時才會一起帶回美國
每次返鄉總得帶回幾箱書來解鄉愁...

9:52 PM  
Blogger Pao K. Wang said...

彈琴想來是彈鋼琴囉?

古文及詩詞是我的業餘興趣。因爲家父的影響,還沒上幼稚園就背過四書,小學就讀了史記,不敢說全懂,不過八九不離十。詩詞是科學僵硬理論的很好調劑(音樂也是),所以我喜歡在科普文章裏融入一些文學性較強的詩詞歌賦。您如喜歡這些,那洞察及微塵大千大概會對您的胃口。

《看雲趣》的確蠻有趣的,作者很風趣,翻譯文筆也不錯。我文中提到的《坐看雲起時》一文也在這部落格裏:

http://3000big1000.blogspot.com/2007/01/his-future-is-cloudy-altocumulus.html

12:36 AM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